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豪门继子 > 83|第四十七章
    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    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

    苏言跟顾俞进厨房做棋子儿烧饼,驴打滚,万棕跟着夏老面对面品茶。万棕心中不太爽,瞧着气定神闲的夏老有点不太顺眼。

    夏老照样喝自己的茶,并且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收音机,打开收音机听起了昆曲。万棕瞥了一眼夏老的小收音机,真不知道昆曲咿咿呀呀的有什么好听的。万棕打开电视机,跳到戏曲频道,里面正唱着挑滑车,还是咱们京剧好,看身段潇洒,唱腔利落,节奏轻快,哪是跟黄梅雨一样稀稀拉拉的昆曲能比的。万棕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大,瞬间京剧的声音盖过了昆曲。

    万棕很满意,吩咐程助理去把他的顶级大红袍泡上一杯端来。

    程助理领命,心想,老祖宗他真是,真是太幼稚。

    夏老不甘示弱,立刻把收音机的音量调大。

    万棕继续按电视遥控上的音量键。

    夏老无声的跟他死磕到底。

    苏言和顾俞从厨房里出来,差点耳朵没被震聋了。瞧那二位,在这惊天动地的声响里照样跟着唱京剧的唱京剧,跟着唱昆曲的唱昆曲。

    苏言把棋子儿烧饼驴打滚往桌子上一放,伸手把夏老的收音机给按了:“您这是提前耳聋耳鸣了,开这大声是要惊天动地学个董存瑞炸碉堡,气壮山河啊。”

    夏老朝他一乐,伸手去拿桌子上的烧饼:“棋子儿烧饼,肉馅儿的,好吃。”说完咬了一口,朝着万棕挥了挥。

    这是炫耀,又在炫耀,万棕掀起茶杯盖喝口大红袍,心中道,我不稀罕,不稀罕,然后又将音量按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苏言挺无奈的,只得又回去厨房了一趟,端出一盘水晶山楂糕,一盘棋子儿烧饼放到万棕面前,伸手也把万棕手里的遥控器拿过来,把声音按小了:“您老胃不好,悠着点吃,那什么,您先吃着啊。”说完,苏言立马转身,坐到了夏老身边。

    躲我跟躲洪水猛兽似得,万棕看着眼前的棋子儿烧饼,水晶山楂糕,以为两盘点心就能收买我的心了吗,想得美。万棕拿起一块烧饼,咬了一口:“棋子儿烧饼,肉馅儿的,好吃。”招呼程助理:“小程,快来吃,好吃。”

    程助理微微一笑,阎王打架,小鬼还是躲了吧:“您吃,我看着就好,不饿。”

    陪着夏老聊了会儿天,也不敢说什么,总觉得顾袭外公虎视眈眈的看着呢。苏言也就问了问夏老最近好不好,做了点什么。

    夏老一一回答了他,还调戏了一把苏言:“听说,你跟顾袭在一起了?”言哥坦坦荡荡的承认了:“可不是呗,我跟你说这是大哥的运气好,上哪儿找我这么一个手艺好长得俊的好男人啊。”夏老笑话他:“你还挺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苏言笑道:“实话实说啊,要不是大哥,没准现在我正和哪个小姑娘手拉手逛河边,哪用得着天天出来刷脸。”

    万棕给棋子儿烧饼噎住了,卡在嗓子里直咳嗽,程助理赶紧地上茶杯,给万棕顺顺气。苏言看着乐,哟,这棋子儿烧饼做的有点大,给万老先生噎着了。

    顾俞也在厨房噎着了,两盘子烧饼端出去,厨房剩下的不多,他就一个人蹲厨房里,把剩下的都啃了。喝了杯子果汁下去,把嗓子里的东西顺下去,顾俞走出厨房:“聊天呢都,咱们要不搓一盘?”

    这个建议好,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。两个老头是想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一战高低,苏言是求夏老别再问,夏老的问题真是越来越羞耻了,顾俞是,顾俞是活该。

    麻将打起来,苏言和顾俞输的都不够看。索性,苏言输的钱是程助理掏的,而程助理是可以找顾袭报销的,只有顾俞一直输的是自己的,输的头发都要白掉了,可怜兮兮的看着苏言。苏言也没办法,两个老爷子实在是太猛了,你赢一把,我必须赢一把,赢来赢去,输的只有他跟顾俞。

    趁着洗牌的空挡,苏言拿出手机看,他来的时候给周美娟发了一条短信,说是今天晚上晚点回去,到现在了周美娟都还没回短信,这都八点多快九点了。

    又输了几把,夏老说的儿媳妇来接他了。是个白白净净,挺高挺瘦特别斯文的男青年。到顾宅来接人还准备了礼物,不是很贵重,但也不会让人觉得俗套,

    礼貌的跟万棕告别,载着苏言和夏老离开。

    送苏言到了楼下,还特意掏出一份礼物来:“我只是听说过言言,真的跟爸爸说的一样,乖巧和顺,这是一些书,碰巧买到没看,留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,就送给言言了。”苏言听不好意思的接过书,崭新的,都跟苏言的专业相关,这是哪是碰巧买到没看,这明明就是为自己精心准备的。

    苏言拿着书上楼去,拿钥匙打开门,就看见周美娟坐在沙发上,对面摆着一根擀面杖。

    吓了言哥一跳,赶紧把书一放,在周美娟开口前,跑进浴室:“妈我先洗个澡,有什么事儿一会儿出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苏言坐在马桶上,任水哗啦哗啦的流,开始想最近自己又犯什么错误了,值得他妈动擀面杖的大刑,想来想去,想不出来。于是言哥壮壮胆子,用毛巾擦干水溅湿的头发,推开浴室门出去。

    苏言假装没看那根擀面杖。

    周美娟自打苏言从浴室出来就用一种很是奇怪的眼神盯着苏言看,看的苏言心里毛乎乎的。他仔细看了看桌子上的摆设,桌子上摆着三只茶杯,有两只没动,茶杯里的水还是满的,只有一杯水是空的,来客人了今天,还是两位。

    苏言拨了一个橘子讨好递给周美娟:“吃橘子,今儿谁来啦?”

    周美娟没有接橘子,还是用那种眼神看着苏言。

    苏言掰开橘子自己吃了一瓣:“您说吧,您到底看什么呢,我真不是孙悟空七十二变变出来的,我真是您儿子,要不您过来捏捏,捏明白了,就告诉我今儿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美娟皱着眉头,仔细看她的眼眶有点红,但她没让苏言看见。她说:“看的就是你,我就是看看我当初生的是个儿子还是朵花儿啊,怎么就有这红颜祸水的魅力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