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修真小说 > 太湖英雄传内 > 第三回 东青虎
    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    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     这一下变故突起,众人都是猝不及防,待得听到声音,注目看时,尖下巴已中箭坠马。.内有一个黄巾胖子,急忙乘马过来,奔到尸旁边,跳下马背,扶将起来,口中直叫:“二哥!二哥!”眼见是不活了,立即扶起尸,抱上马背,自己也上去了,一**坐在后头,抱紧了,掉转马头,嚷道:“风紧!”猛提马缰,飞奔而去。黄巾余众见他跑了,一声喊,纷纷逃跑。

    先前那大胡子看见,喊声:“追!”冲上前去,见人就砍,一路杀了好几十人,毫不手软。追杀到湖边,船上早下来了一拨弓箭手,个个头裹黄巾,排成三排,连续放箭。大胡子瞧见,手舞宝刀,“叮叮当当”数声,尽数挡开。看时,见有三排弓箭手,每排七八个,一排放完箭,退后装箭,第二排上,接着是第三排,循环有续,显然是经过了长期训练而成,当下勒住马缰,凝神挡箭。

    突听一人叫道:“风凉!”弓箭手便不放箭,手上仍是拉弓搭箭,齐齐瞄准了大胡子,只等一声令下,一齐射箭。喊话那人骑在马上,身前抱一尸,远远的站在三排弓箭手后面,正是那个肥身圆脸的胖子。他嘴里说的“风紧”、“风凉”,都是江湖上绿林强盗的黑话,普通人却不大听得懂。

    这时,他看了看前方,盯住一张脸,恶狠狠地道:“小……小……小子大胆,敢放冷箭。他***,敢留个姓名么?”他本来想骂小贼来着,一想到自己常被人骂山贼,这个贼字,一时之间,却又骂不出来了,只好改口叫了声小子。

    绿衫青年瞧着热闹,跟着骑马过来了,见那胖子凶巴巴地瞪着自己,样子好像要吃人,自己又不怕他,听他说完,便道:“我叫水若寒,外号东青虎。”那人仔细听着,嘴上嘟哝了几遍:“东青虎水若寒,东青虎水若寒。”抬头道:“小……小子有种,老子记下了,咱们有冤的报冤,有仇的报仇。扯乎。”说着,掉转马头,骑马踩上跳板,上了一艘大船。三排弓箭手得了号令,待他先上船后,拉弓搭箭,缓缓向后退走,过了跳板上了船,立即散开,隔一个人的空挡,站一个人,分布于船沿边上,保持警惕。只要有哪个不怕死的敢追过来,立即放箭射死。

    那大胡子想追,碍于弓箭手的威慑,一时筹措着,不再上前。就这一耽搁,只听那胖子喊道:“平安。”船夫便收起铁锚,摇起撸来,将船划了开去,向着湖心驶去,越划越远。不一时,船变成了小黑点。又过一阵,小黑点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太湖水面芦苇不荡,湖水平波,烈日照耀下,水波粼粼,出闪闪亮光,一点一点的,好似漫天繁星,又似满湖珍珠,盛夏景致,大致如此。

    水若寒望着湖面,呆呆出神,突听一阵哈哈大笑之声传来,一人赞道:“小兄弟箭法了得,本座好生佩服。”语音粗犷,声震四野。回头看时,见那人满脸虬髯,须焦黄,肤黑如墨,四十来岁年纪,浑身金盔金甲,手拿一把血红砍刀,坐下马儿火红如碳,立于众人之前,正在仰天狂笑,正是那个骑马的大胡子。心想:这莫他是领?正待问,突见大胡子一个后仰,“哎哟”一声,一头栽下马背,仰面躺在地上,半天爬不起来,就那样子,四脚朝天,和翻了身的乌龟差不多,实在好笑。水若寒“扑哧”一声,不免笑出声来。周围众人看见,有些忍不住的,早笑了出来,有些不敢的,却强行忍住,但又确实想笑,只好憋着,憋得眼泪都流了出来,或者捂着肚子喊疼,场面相当难堪。

    大胡子仰面挣扎了半天,四肢不住乱舞,姿势动作好是难看,却是爬不起来,又见众人偷偷在笑,面子丢大了,顿时勃然大怒,青筋爆跳,骂道:“他***,傻站着干么!还不快过来,扶本座起来!”两个红巾大汉听见,急忙上前,搀扶他起来。一汉子四肢撑地,跪在地上,伏于马前,当作上马凳。那人脚踏其背,跨上马鞍。

    上了马后,大胡子深吸口气,定了定神,正色道:“这位小兄弟,怎么称呼来着?刚才说过,我也没听清,你再报上一遍罢。”就那口气,质问多过于询问,也不施礼,好不礼貌。水若寒抱拳施了个礼,道:“我叫东青虎水若寒,不知阁下尊姓大名?”大胡子也不还礼,道:“本座是英雄帮帮主,管辖英雄村一带。”水若寒见他摆架子说大话,看着不惯,口中说道:“幸会,幸会。”掉转马头,便要行去。转念一想:我找的可不就是英雄村么?他就是村长,我正好问他。心念及此,停下马来。却听大胡子道:“小兄弟哪里去?若是去这附近村庄,本座可熟得很,带你过去也成。”大胡子此话正中下怀,水若寒喜道:“我要去英雄村,麻烦你带个路。”大胡子一听“英雄村”三个字,“咦”地一声,眼珠子一转,问道:“水痕是你什么人?”水若寒略感奇怪,道:“正是家父。”那人眉头微微一皱,立马转笑,道:“小兄弟与令尊长像相似,一见之下,便知是父子。哈哈,哈哈。”笑声听来,不干不脆,直是皮笑肉不笑。大胡子干笑数声后,道:“本座带你回家。走罢。”

    当下二骑马在前,当先而行,并排往南走。红巾众人尾随于后,紧紧跟着。一路上,大胡子不住斜眼打量水若寒,但见他面貌清秀,年约十八,身穿青衫,背挂大刀,坐骑红鬃马,威风凛凛,相貌堂堂,心中好不喜欢。只是想起一件疙瘩事来,不免眉头一皱,转脸笑道:“本座与令尊是小,彼此相熟,你叫本座声伯父,也是可以的。”语气中颇含抬举之意。

    16977小游戏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戏,等你来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