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夜狼凌天 > 第七百零四章 相见
    “我来了!”

    穆梦雪刺出长剑,向着对手的的死穴出致命的一击。』』 笔趣阁WwΔW.』biqUwU.Cc破海川面带微笑,用长剑轻轻一带,便化解了穆梦雪的攻击,甚至于差点让穆梦雪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破海川一声清啸,飞身跃起,自上而下的长剑,猛然将穆梦雪的长剑磕向一旁。

    “永远都不要操之过急,就算这样的攻击,能够让你取得优势,但你的敌人,能够在这次攻击之后,轻易的切断你的后路,如果你想要取得最后的胜利,多一点耐心,等待你的敌人露出真正的破绽,然后再攻击。”

    破海川不可能真正的攻击穆梦雪,所以破海川即使的收回了剑,穆梦雪蹒跚了几步,这才重新站稳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公主,公主,明夜少爷来了,我听守卫说,明夜少爷现在就在皇宫里,就在皇家书房里。”

    丫鬟海儿匆忙的跑雪公主身旁,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雪公主,那个让雪公主日夜思念的人,此刻正在皇宫中,就在皇家书房里。

    丫鬟海儿还有许多话没说,她想告诉雪公主,皇后娘娘也在皇家书房,不过这似乎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雪公主,已经化作了一股狂躁的风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真是抱歉,我必须得前往皇家书房。”

    今日正是破海川陪穆梦雪操练剑术,不过现在的穆梦雪,显然有了更重要的事情,如果不是出于礼节,现在的穆梦雪,恐怕早已经跑得连影子都不见。

    “无妨,练剑的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,只要你想继续剑术训练,我随叫随到,雪公主先忙重要的事情,不过如果有机会,我也想见见这位让雪公主魂牵梦绕的明夜。”

    破海川的面色有些僵硬,对于明夜这个名字,破海川并不陌生,甚至还有一段恩怨,如今明夜到达了皇宫,破海川再也不能面无表情的说不认识明夜。

    无论是聊天谈心,还是听雪公主将狼少年的故事,亦或是作为免费的陪练,陪雪公主操练剑术,这一切,破海川都觉得是一种无心的投资,只要能够夺得雪公主的芳心,破海川便是最后的赢家。

    如今穆梦雪的表现,让破海川感受到了失败的威胁,狠色从破海川的双眸中一闪而过,有的事情,做过第一次,也不介意再做一次,不过狠厉的这一面,破海川是绝不会展现在穆梦雪的身前,除非穆梦雪变成了魔皇太子妃。

    “海儿,帮我照顾好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穆梦雪甚至不愿意再花一分钟道别,便如同旋风般消失。

    从居所到皇家书房的这段路,穆梦雪已经走过了无数次,但是没有任何一次,穆梦雪觉得这段路是如此的遥远,她恨不得自己可以插上翅膀立刻飞到皇家书房。

    沿途的守卫,见到了匆忙赶路的雪公主,准备行礼的时候,却被雪公主一把推开,随后立刻就有守卫将消息传了开去,无论是谁,都不要阻挡雪公主前进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我给您准备一些茶点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丫鬟海儿注视着这个仍旧带着温和微笑的魔皇太子,海儿当然是站在雪公主一方,但是海儿仍然觉得,魔皇太子有些可怜,默默为公主付出了那么多,这一刻却被公主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“海儿,去吧,跟着你的公主,确保你的公主安然无恙,她这样风风火火的,我觉得她会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破海川的笑容越温和。

    海儿却觉得破海川越可怜!

    不过海儿也多少有些好奇,那个雪公主常在自己耳朵旁念叨的明夜少爷,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,是不是也同魔皇太子一般完美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放心,我会把你的关怀传递给公主。”

    在雪公主之后,雪公主的丫鬟海儿,此刻也心急火燎的赶往皇家书房,在丫鬟海儿的身后,还有一大队皇家的卫兵。

    “雪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雪公主终于赶到了皇家书房门前,门前的卫兵正准备向雪公主请安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平时温婉可人的雪公主,从没有像今天这般蛮横过,不过守在门口的守卫略微考虑了一下,就让雪公主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在如今的傲月皇城,最得宠的正是这位雪公主,即使是皇后娘娘在会见客人,恐怕也不会责怪雪公主,谁都知道,皇后娘娘最疼爱雪公主。

    “明夜,告诉我,告诉我,你真的回来了,告诉我,这不是一场梦!”

    破门而入的雪公主,见到了那个让自己日思夜想的身影,曾经稚嫩的面庞,留下了岁月的痕迹,少年的面容有了陌生的特征,他的鼻子变得更加瘦削而富有棱角,让他看起来更加成熟,他的眉毛浓了一些,看起来像是特意修剪过,他的眼睛变得更加深邃,有着一丝沧桑的意味,少年的样子慢慢淡去,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男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梦雪!是我,是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明夜以同样的度,冲向了穆梦雪,无论明夜已经在心里模拟了多少次见到穆梦雪的场景,当真正见到穆梦雪的这一刻,明夜才现,任何的话语都不足以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。

    这就是自己日夜思念的少女,白皙的脸孔,清澈的双眸,红扑扑的双颊,长长的脖子,衬托出光滑的曲线,没有佩戴任何的宝石饰,此刻却比任何人都要耀眼,少女的轮廓慢慢淡去,此刻的穆梦雪,姣好的的身材,已经带上了惊人的成熟魅力。

    穆梦雪整个人投入了明夜的怀抱,紧紧地抱住明夜,任自己的眼泪,在明夜的胸膛流淌,在这个胸膛之上,穆梦雪可以流露自己的脆弱,长久以来的积蓄的泪水,将明夜胸口的衣衫打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梦雪,你掐掐我,让我知道,这不是做梦。”

    明夜的泪水,同样划过面颊,滴落在穆梦雪的梢之上,看起来像是娇艳花朵上的露珠。

    “啊!会痛,我不是做梦,咦,梦雪,你的手上怎么有这么多茧。”

    明夜注意了一下穆梦雪的手,并不是温室中长大的纤细小手,那是强韧的手,因为长期握住剑柄,留下了老茧,明夜的心中,又是一阵刺痛。(未完待续。)